当前位置:家校共育

中小学教材难度被高估 负担与难度无直接关系

所有校区 2014-05-14 系统管理员 921

《光明日报》  2014年5月8日

      一直以来,在抱怨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意见中,始终有一条就是认为我国教材难,中小学生学习的东西太难,进而建议降低教材难度。那么,我国中小学教材到底难不难?课业负担与教材难度到底有没有关系?

      2014年5月6日,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课题组发布《中小学理科教材难度的国际比较研究》。研究显示,我国中小学教材难度处于国际中等水平,学生课业负担与教材难度没有直接关系。  

研究背景

      这项比较研究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袁振国教授担任组长,从2011年2月起汇集六所部属师范大学的150多名学科专家,500多名科研人员协同攻关,分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科学等6个学科,就中国、美国、俄罗斯、英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韩国、日本10个国家的中小学理科教材,从广度和深度两个维度相对的难易程度进行了大规模国际比较,从而给“我国中小学生学的到底难不难”“为减轻学业负担是否应该降低教材难度”等问题一个科学严谨的回答。


结论一:我国中小学理科教材难度处于中等水平

  教材的难易程度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国家教育发展的水平,关系到人才培养目标和民族的整体素质。教材的难易不仅决定了学生掌握知识的程度,也是评判教材好坏的重要标准。该研究通过比较发现,在10个国家中中国教材的难度大都排在4~6位之间,属中等水平。具体情况如下表。

  除了理科教材,研究还专门将7个国家和地区的英语教材进行了比较,结果显示中国内地排在第6位。研究认为,中国内地的英语教材难度也处于中等水平。

      专家声音

  袁振国教授表示:“我们的中小学生负担重与教材难度有多大关系,我们不能凭感觉和经验,如果没有充分研究就做出教材调整的决策是不可行的,要把感觉和经验变成科学,就需要用大量数据来说明,这正是两年前我们开始这项研究的原因。现在,在实证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用数据来说:我们的教材并不难,我们中小学生课业负担与教材难度没有直接关系。”

  

结论二:我国教材与国际先进教材存在差距

  教材难度由广度和深度决定。广度是指教材内容的多少,即教材容量;教材深度指教材内容要求的高低。这项国际比较研究还在教材的深度、广度等方面开发了研究模型,研究的结果显示我国教材难度在广度、深度和不同知识主题的难度上表现出不同特征,例如有的学科教材容量不大,更重内容深度,表现出“窄而深”的倾向,如物理学科;有的学科教材知识点覆盖面宽,知识点多,但内容较浅,表现出“大而宽”“浅而散”的倾向,如化学学科。在具体内容方面,难度表现也有所不同。如,小学数学习题难度相对偏大,初中数学教材的空间几何图形与统计内容知识点不足,习题难度较大,高中数学“集合”领域知识点过多,“集合”“向量几何”内容过难。

      专家声音

  课题组研究分析了国外先进教材的共同特点,并对如何改进我国中小学教材编写提出了五条建议。

  一是加强课标与教材的系统设计,注重不同学段的有效衔接。国际比较发现,我国中小学课程标准和教材编写缺少学段间的整体规划和系统设计,缺乏不同学段之间的有效衔接。有的学科课程标准的制订没有一体化设计,在一标多本的教材编写模式之下,不同学段教材编写团队各自独立,未能通盘考虑。需要加强教学内容和目标层级的整体设计,对能力培养和态度形成进行系统安排,帮助学生对学科形成整体认识。

  二是教材结构,加强知识类型的均衡选择。国外教材框架多重视从问题入手,强调知识的整体构建,教材的编写突出同一概念或同一主题内容在不同年级的逐步深入,重视知识编排的递进性。我国在编写教材时需更加注意按照不同年级学生的认知特点和知识基础,螺旋式设计知识目标、能力目标、态度目标及其教学安排。针对教材知识类型或主题难度不够均衡的问题,需要改进均衡设计知识比例和难度要求,如数学教材需适当降低习题难度,重视知识引入,加强信息技术在数学学习中的作用;物理教材要适当增加教材的广度,降低教材的深度,实验内容的设计应更加科学。化学教材应适当减少偏离核心概念的知识点数量,收缩知识的“覆盖面”,优化实验和习题,强化学生思维训练等。

  三是变革教材呈现方式,增强趣味性。兴趣是推动学生学习的内在动力。国外普遍比较重视教材的栏目设计、版式设计、语言表达、教材插图、内容组织的趣味性,教材的编写意图和教学思想也非常清楚,有利于激发学生学习兴趣,易于教师把握和处理教材。建议我国教材中增加实物图、示意图、模型图、概念图、图表、曲线等形象、直观、生动的素材,以及类比、模拟等方法,增强教材的吸引力。

  四是加强本土文化的渗透,融合价值观教育。教材的本土文化渗透是指将本国地理、历史、艺术、文化、科技等渗透到教材中,以培养学生的爱祖国、爱家乡的情感和社会责任感。国外很多教材都特别重视文化渗透,如新加坡科学教材专门开辟了国情教育栏目;美国、法国、德国等国教材频繁出现与科学有关的人物、艺术作品赏析等等。相比其他国家,我国教材文化渗透较少,不利于培养学生的科学人文素养和社会责任感。建议教材编写中加强文化渗透,促进学生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五是注重与生活实际的联系,培养学生解决实践问题的能力。国外教材非常重视与现实生活及其他学科之间的联系,重视培养学生解决生活实践问题的能力。比如数学习题常常涉及文化、商业、家庭理财等方面的生活实际问题,突出知识的运用。建议我国教材中增加应用性知识的比重,拓展与学生生活相联系的内容,习题中更多以实际生活为背景,突出解决实践问题的能力。(《光明日报》记者 王庆环)

文章关键字: